首页 > 松原资讯 > 联邦缺位,各州为战:疫情下的“美利坚分众国”

联邦缺位,各州为战:疫情下的“美利坚分众国”

松原在线 松原资讯 2020年07月09日

2020-07-09 18:34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原创 PUPChina 普林斯顿读书汇

Editor's Note:

入夏以来,随着美国绝大部分州进入重启阶段,联邦政府疫情防控策略的缺失正在遭到越来越多的批评。美国国内舆论认为,美国缺少一套全国性的防控指引,可能会导致疫情反弹,最终阻碍经济复苏。

新冠肺炎疫情是一场巨大的公共卫生危机,但要真正从这场危机中恢复过来,不仅需要公共卫生战略,还需要公众对政府领导能力的信任,而这恰恰是美国最大的危机所在。

在今天向大家介绍的书中,PUP作者Donald Kettl指出,联邦制曾经推动美国统一独立,而如今却有着分裂美国的危险。他号召对美国联邦制进行改革并提出了改革方案。

每一位研究美国政府和政治的学生都将从本书中获益。

注:本文作者为Donald Kettl,原载于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官网Ideas专栏

转载已获得授权

美国民众对政府的信任正在下降

全球知名公关公司爱德曼(Edelman)对全球11个大国民众对政府的信任程度进行了调查,发现美国民众对其政府的信任度位居倒数第二,低于法国、英国、德国和加拿大,以及沙特和中国。

更糟糕的是,美国民众对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的信任差比其他十国都要大,而且大得多。11国的平均信任差是5个点,而美国却翻到了四倍,高达20个点。比起联邦政府,美国民众更信任他们的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但仍不及其他国家民众对自己政府的信任度。

美国的民主体制有着相当持久的生命力。麦迪逊、杰斐逊、汉密尔顿、华盛顿等国父们在1787年作出了相当正确的决策。然而,在我们与新冠肺炎疫情斗争之际,很难说我们传承了他们的初心。一种不安的感觉围绕着我们:面对新冠疫情,或者说面对这个世纪,我们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政府。

我们对政府的信任度很低。美国发明了现代联邦制,在央地之间、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进行了特殊的权力划分,但同时也在中央和地方之间划出了尖锐的裂痕。

我们对谁来掌权而争论不休。新冠疫情期间,各州间对稀缺的检测试剂和个人防护用品展开了激烈竞争,而这只会推高商品价格,让更多美国人处于危险之中。

美国的分权与制衡正遭遇挑战

在“战疫”开局时的先机被这些争吵消磨掉之后,我们进入了中场——全美各地的州议会和市政厅之间又展开了新的争论。

威斯康星州缓慢复工复产的努力被州最高法院全面开放的决议给搅黄了,决议一出,该州人民就涌入酒吧欢庆去了。在德州,总检察长肯·帕克斯顿(Ken Paxton)向达拉斯、圣安东尼奥和奥斯汀出台的关于口罩和重启教堂的规定宣了战。要知道,此前特朗普总统曾呼吁达拉斯选民开除法官埃里克·莫耶(Eric Moye),因为莫耶以“违反该州居家令”为名将一家擅自开业的理发店老板关进了大牢。

麦迪逊的初心是设计一个能够制衡联邦政府和各州权力的制度。实际上,如果没有这个制度,就不会有美国各州的联合,而我们也很有可能分散开来最终说着法语、西语或者成为英联邦的一员。权力的制衡总是危险的,曾经一度甚至导致了南北战争。

我们现在正处于权力过度制衡并滑向失控的时刻。与世界上其他大国相比,权力制衡的张力不仅侵蚀了美国民众对政府的信任,也正导致着生命的丧失。想想美国的新冠死亡率——和世界上其他联邦制大国相比,美国比任何地方都要高,而且高很多。

不忘初心,全美人民团结起来!

在我们迎来美利坚合众国建国244周年之际,我们固然可以向山姆大叔致敬、向我们伟大的国父们致敬。但我们必须扪心自问,我们是否能够直视他们的眼睛,问心无愧地说,我们真正继承了他们“抛头颅,洒热血”建立起来的国家。我们难以避免这样一个结论——在我们最需要政府的时候,我们却恰恰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政府。

原文链接:http://6n8.cn/cyzx/9561.html

声明:本网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本网站松原在线(http://6n8.cn/)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3592932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赞一个 ( )

标签:美国   我们   政府

相关文章